智库首页>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融资担保体系应突出其“政策性”
2016-11-10 17:19:15作者:李扬 董裕平 来源: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导言

  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我国积极推进服务于中小微企业融资的信用担保体系建设,大致经过了萌芽探索、广泛试点、快速成长、规范治理的发展阶段,已经形成了以商业性担保机构占大多数、政策性与互助性担保机构共同组成的融资担保体系,有些省市在近几年还设立了再担保机构或基金,担保机构达到8000多家,为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题发挥了较大的作用。然而,我国以民营资本为主、商业性经营为基本盈利模式的融资担保体系。一直存在风险补偿不足的问题;经济持续下行和金融风险增大,更使其体制机制的缺陷“水落石出”。近年来,我国融资担保业整体出现了明显萎缩的现象,不仅未能为小微企业发展提供“正能量”,反而可能放大了周期性振荡,令人担忧其与宏观经济运行产生风险互溢。总体看,以商业性担保占主体的融资担保体制机制的能效空间已基本穷尽,改革我国融资担保体系势在必行。

  我国融资担保业存在先天性缺陷

  在过去20多年经济 高速增长的环境下,我国融资担保业采取了完全市场化的发展路径,形成了民营产权和商业性经营为主两大特色。这种体制自身隐含着先天性缺陷,就是:它几乎很难依靠自己的主业收入来保证自身的发展,由于担保机构通常需要承担100%的代偿责任,一不留神,自身生存都可能被危及。如果说在过去十余年里,由于经济高速增长、风险暴露较少,融资担保业能够存活且有一定发展,那么,随着新常态下经济金融风险不断积累和显化, 代偿风险快速上升,大量融资担保机构的盈利模式受到严重冲击,致使一些机构被迫停业或关闭,机构数量连年大幅减少,业务规模明显萎缩,小微融资难的问题也就随之进一步加剧。据有关部门统计,2014年担保机构的数量比上年大幅下降了11.4%,2015年行业继续加速洗牌,机构数量继续减少。2014年,新增担保业务规模和新增担保户数同比分别下降6.4%和15.6%;2015年融资类担保业务进一步收缩,户均新增融资性担保额和业务笔数同比分别下降6.97%和8.78%。在行业萎缩的同时,担保机构面临的风险也在快速攀升。2014年新增代偿额415亿元,年末代偿余额达到661亿元,同比增长59.3%;2015年担保机构的代偿率比2014年提高了1.1个百分点,户均新增代偿额同比增长68.1%,户均新增担保损失额同比增长34.9%。

  在去产能、去库存和去杠杆的深层次结构调整过程中,我国经济和金融的风险集中释放,职工转岗安置压力也日趋增大。此时,融资担保业本应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通过支持中小微企业,稳定就业,减缓经济下行压力。然而,融资担保业出现大幅衰退乃至陷入亏损困境,经营风险十分突出,不仅自身发展不可持续,而且其风险与实体经济风险可能出现互溢,更加剧了经济下行的困境。更有甚者,一些担保机构在主业难以维持存活的条件下,不惜涉足互联网金融等监管不严的新领域,从事非法集资理财活动,严重影响行业声誉形象、限缩功能发挥,有的还引发了较严重的社会群体性事件。

  当前困局充分说明,以民营产权和商业性经营为主要特色的我国融资担保业的行业生态非常脆弱,一旦经济下行风险冲击超过原来比较脆弱的盈利模式的阈值,行业整体性溃缩态势不可避免。因此,担保行业创新转型势在必行。

  新型政银担合作模式“逆市而上”

  在调查中我们注意到,在全国融资担保业“哀鸿遍野”的环境中,有一些省份的融资担保公司却生意兴隆,拉开了同其他担保机构的距离。例如,在当前经济和金融风险不断上升的情况下,以安徽担保集团公司为龙头的全省政策性担保体系经营非常活跃,仍然在继续增加对小微企业的支持。通过股权注资和再担保业务纽带,它们构建了覆盖全省各县市的政策性担保体系,2015年,全省国资性质的担保机构数量占比已经超过60%,户均注册资本达到1.92亿元,放大倍数为3.6倍,分别比全国行业户均水平高0.41亿元和0.55倍。2015年,全国大约90%的民营担保机构没有和银行合作开展新业务,新增担保额与解除额之比大约降至0.9,但安徽担保体系的新增融资担保额与解除额之比仍然达到1.03。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向全中国,全世界讲好中国经济金融改革发展的故事,准确向世界阐释党和国家的经济金融政策,跟踪并及时评论全球重大经济金融事态,正确引导经济金融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