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健康>正文
印度买药 去还是不去?
2018-07-06 11:29:01作者:肖可 来源:界面 评论:

《我不是药神》上映了,作为故事原型的陆勇声称已经不再帮人代购印度药。

“陆勇现在不帮忙买药了,”一位熟悉陆勇的药圈人士透露,陆勇现在做的事请是想办法把国外的仿制药生产厂家引进国内办厂,毕竟代购不合法。“目前在筹建药物实验室。”

在百度陆勇贴吧,置顶的几个帖子多发自2015年,也就是陆勇代购案之后,一封被置顶的2015年的一位患者感谢陆勇的信的下面,最新的留言是2018年4月,既有病患不断留言求陆勇联系方法求问怎么买药,当然,也有代购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

而在陆勇自己的微博上,最新的一条置顶是对电影《我不是药神》的澄清,在文中,陆勇表示对于剧中把角色塑造为讲个人义气而对抗法律的个人英雄的不满,并强调,“我从未对法律、对时代感到不满,我和病友们不想造成社会的对立。我始终敬畏法律,感恩新时代,感恩社会的进步。“

据熟悉陆勇的人介绍,陆勇自己也正在参与拍摄一个关于印度药的纪录片,牵涉到印度的医院,药厂,药房,旅游服务公司,患者,政府官员等等,预计10月播出。

陆勇是一个的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由于白血病的正规抗癌药品诺华公司生产的格列卫每盒需人民币2.35万元,2004年9月,陆勇通过他人从日本购买由印度生产的同类药品,价格每盒约为人民币4000元,自己感觉无差,于是换成印度药。后来,陆勇直接联系去印度买药,并陆续介绍病友,随着购买的患者逐渐增多,药品价格逐渐降低,直至每盒人民币200余元。

因为国际购买牵涉到换汇等问题,陆勇又通过网购的信用卡为很多病友代购了这种药物。

2014年7月22日,他被湖南省沅江市检察院以涉嫌“妨碍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提起公诉。

期间,几百名名白血病患者曾联名写信,请求对陆勇免予刑事处罚。

电影里,徐峥对警察怒斥:他只有20岁,想活命,有什么罪?

现实生活中,2015年1月司法机关向法院撤回起诉。之后陆勇获释。

沅江市人民检察院在《关于对陆某某妨害信用卡管理和销售假药案决定不起诉的释法说理书》中解释道,“如果认定陆某某的行为构成犯罪,将背离刑事司法应有的价值观。”

《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规定,药品进口,须经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组织审查,经审查确认符合质量标准、安全有效的,方可批准进口,并发给进口药品注册证书。依法必须批准而未经批准生产、进口,或者依法必须检验而未经检验即销售的药品,按假药论处。

即便是不合法的途径,陆勇买药的经历却启发了一条中国患者的海外就医买药之路。如同开启了一个新的大门,中国患者突然发现原来印度还有这么便宜的每个月几百元的药,而且正规仿制药疗效似乎也无差,越来越多患者将求生的希望投向印度。


为何去印度买药?

吉林的王勇一直在为母亲买格列卫的事情犯愁。

王勇为母亲申请的格列卫全球患者援助被拒。按照目前报销,只能报销7.2万的70%,剩余21.6万需要现金,总共要自付24万。在吃了半年的诺华格列卫后,王勇感觉难以支撑,听说病友中有人吃印度格列卫,开始查找印度格列卫的信息。但是他的担心是因为国内把印度格列卫定为假药,没有官方进口渠道,出现网上关于代购的信息太多,“渠道无法保证,担心买到假药”。

王勇家里有一套价值60万的房子,但是如果继续吃诺华格列卫,即便把房子卖了也只够吃两三年的现金药。王勇家里虽然是三个兄弟,但长兄尿毒症晚期,一周三次透析,需要人照顾,王勇还需要帮忙照顾长兄,无法出去工作。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